banbijun

<相松>すきなんだ

--短篇--



--


  微弱的嗚咽聲細密的從不遠處傳出來,松本急促的腳步,因為這微弱的聲響而緩了下來,在太陽即將落入地平線的這個時刻,影子被打在操場的跑道上,跨越了好幾個線道。

 

  昏黃的天空漸漸暗了下來,在空無一人的校園裡,那一聲一聲微弱又尖刻的叫聲,顯得更加清楚與詭譎。松本停下了腳步,四處張望了一下,又抬起腿往校門口的方向奔跑而去。

 

  松本因為代理請假的班委事務,而被獨留至接近晚餐的時間。工作並不複雜,但因為不熟悉而比想像中的還要花費時間。他很少在外面逗留到那麼晚,每天晚餐也是準時出現在餐桌旁,漸漸暗下的天空讓他心急,想到家裡的母親與後方不斷傳來令人害怕的聲響,奔跑的速度也越來越快。

 

  聲音是從體育館旁邊’的停車場傳來的,松本一邊猜測,卻一邊向著反方向前進。

 

  最後一絲的陽光也被地平線給吞沒了。灰藍的天空還殘留著淡淡的橘黃,松本氣喘吁吁的轉過轉角,原本擺滿腳踏車的停車場已經是空曠一片,而那熟悉的叫聲也越來越淒厲的直擊松本的耳膜。

 

  在快跨出校門口那一刻,松本還是轉過身跑向那令他害怕的聲源,當他走向停車場的深處,在那陰暗的角落中,果然發現了如他預想的畫面……。

 

  那是前幾天在花圃旁咬過他一口的母貓,食指上還有一點痕跡,原本氣勢凌人的模樣,此時卻蜷縮在角落裡,不斷發出痛苦的叫聲。

 

 母貓不合身體比例的大肚子,正隨著呼吸不斷的上下著,看起來痛苦的要死掉般。這畫面令松本像是失去任何能力般,呆站在原地,一動也不能動。

 

  疼痛似乎越來越劇烈,母貓連哀叫的力氣都沒了一般,只能可憐兮兮的趴在地上,不斷喘息著。松本不忍心的上前,想將母貓抱至獸醫醫院,才剛沒走近幾步,母貓就防備的盯著他,前腳試著撐起身體,卻又無力的落了下去。

 

  手被抓住的時候,松本驚嚇的抖了一下,轉過身發現是那位已經跟他冷戰一個月的相葉,想要掙脫開手卻被更用力的拉著往後走。

 

「你幹麻!?」松本怕驚嚇母貓,用著凶狠的口氣,卻因為是氣音而毫無威脅力。

 

相葉將松本拉至最近的轉角處,才放開松本的手腕。

「你這個笨蛋!你剛剛不會是想把牠抱到獸醫院吧?」相葉皺眉,一邊小小聲地說著。

 

「我…才沒有。誰像你那麼笨!?」被說中心聲的松本,不自覺地提高聲音,卻被相葉驚慌地用手摀住口鼻。

 

被摀住的松本,下意識的掙扎,可是相葉的力氣出奇的大,從以前到現在玩掰手腕,松本就沒贏過。

 

「噓!松潤…你看!」相葉小聲的在松本耳邊提醒著,松本跟著相葉的暗示,看向母貓,母貓微弱的嗚喑、身體劇烈顫抖著,過沒多久,一小塊陰影就落了下來。

 

不知道為什麼,也許是因為第一次這麼真實的撞見生命降生,連帶著身體也無法停止的發顫。松本下意識向身後的相葉溫暖的體溫靠近,然後發現那個圍住自己的人,也因為同樣的衝擊而發抖著。

 

相葉的手漸漸往下,將兩人的姿勢變成名符其實的擁抱,他將頭靠在松本的肩膀,兩人就這樣不發一語,就著彼此取暖的姿勢,默默地替母貓加油著。

 

在生命面前,那一點羞恥心或是倔強的面子似乎都不再那麼重要。

 

 

--

 


走回家的路上,一顆一顆閃爍的星星已高掛在天空,三日月也散著淡暈的光芒,守護著一步一步慢慢行走的兩人。

 

前幾分鐘前被警衛發現的兩個人和一隻母貓加五隻小貓,前者被凶狠的趕出校門,後者被好好的安置在警衛室。

 

松本的右邊肩膀溼濡了一塊,但卻反常的沒有任何抱怨,兩個人安靜地走著,相葉還微弱的吸著鼻子,松本不自覺地用左手去尋找相葉的右手,才剛輕輕的碰了一下,然後就被緊緊的握住了。

 

「松潤,以後每個禮拜都來千葉找我吧。」相葉停下了腳步,溫柔地看著松本說著。

 

「不要。」松本瞪著眼前還笑得出來的男人,然後就被相葉輕輕的吻住了。

 

相葉並沒有很快地逃離,松本也沒有習慣性地拍打得寸進尺的相葉的頭,睫毛緩緩顫動了兩下,相葉才笑著低低的說

 

「すきなんだ」

 

夏季的夜風涼爽的拂過相葉的髮絲,連帶的笑容也跟著模糊起來。

 

 

--

 

END ?

 

 


因為看了模特的秒速五公分

而開的腦洞
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2511788/


兩人之後的故事

有太多可能性

令人期待 : )



评论
热度(12)
© banbijun | Powered by LOFTER